Henry的三行情書

终归会有一人陪你喝酒骑马走四方。

近来看了许多的令人心安和不安观点。

却不能阻止人从夜半被惊醒。

左胸口还隐隐作痛,一点摆动便扯痛了心口。

人间冷暖自知大概不是一句玩笑话,但生活总让人充满疑惑。


我们不能理解他人的想法,于是打着爱的名义强迫他人按着自己的理解去接受,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伤害呢。

这样的事每每在人感受到活着的清醒时段里却愈发让人感到困惑。

人类以爱之名都干了些什么?绑架了你,绑架了我。


痛苦则来源于能认清囚笼的人不一定逃的出这囚笼。

人们生来便背负着罪孽,清醒的人更加折磨。


因为指摘他人谁也可以轻而易举做到,但却很少会有人去指摘自己。

可当我控诉一个人伤害了我的时候,我不是和他一样的么?也是想着用自己的方式去伤害他人吧。

大致是人类向来就对自己要更宽容一些。


我们之所以痛苦是因为不能理解他人,却要强迫对方接受自己的做法。

可我不知该如何解决这一难题。



July

日子过得很闷热。
话语也在嘴边几进几出,最终选择咽下。

反驳没有什么意义。
赞同也没有什么意义。
没有行动的誓言等同于谎。

也许没有多少时间。
所有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既然所有的尝试都耗尽了耐心。

还未说出口的是什么。

我也热切地期待着那份人人传唱的爱恋。
到底是什么呢。

6.08
日子使人爆炸

Just say something.
-A wish.

你会用被压到麻痹的手臂抱着我,从天明睡到天暗。

2.27

——赛珍珠

午夜的钟声敲响十二下

2017.06.20

时隔许久。
行路匆匆。
历经万千。
干了这碗毒鸡汤!
——也只有时间能证明没有什么是不朽。

2016.12.03

梅问君。